010-82611156

李伟民主任做客《警法在线》,专业点评时事热点

2019年8月12日,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李伟民主任受邀参加北京广播电台《警法在线》节目直播,与主持人丹青老师共同探讨近期热点事件中的法律问题。以下内容根据节目录音整理。
 
 
《警法在线》主持人丹青老师、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李伟民主任、罗菁菁助理合影
 
教师加班用餐猝死
人社局四次认定不属于工伤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北京新闻广播正在直播的警法在线,我是丹青。今天我们首先来关注教师加班的时候用餐猝死,人社局四次认定不属于工伤。山西一名90后的男教师暑期加班外出吃午饭的时候突发心源性猝死去世,工伤认定一波三折,县人社局三次不予认定工伤,分别被政府行政复议和法院撤销之后,第四次依然不认定为工伤,理由是非工作时间和非工作岗位。那么,是否属于工伤需要看哪些核心要素?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是不是有依据?
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来自北京伟博律师事务所的主任李伟民律师,你好,李主任。
 
主持人好,各位听众朋友们中午好!人社局对于这个案子的处理方式非常极端,我本人也感到非常气愤。随着社会的高度文明发展,我们的法律,包括我们制度应该是更加趋于人性化。
对本案来看,上级主管部门及人民法院几次对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作出撤销。但是人社局仍然在原地打转,这是严重违背我们国家相关法律规定的。《工伤保险条例》出台的背景是为了减轻企业在用工当中的意外风险。员工在上班期间,在岗位上或者在合理的工作范围内发生意外伤亡的,如果没有《工伤保险条例》的话,单位将要承担巨额的赔偿。国家设置工伤保险条例的目的很明确,一是由保险来承担社会责任,减轻用工单位的用工压力;二是体现了人文关怀,可以安抚劳动者及其家属;三是让社会的用工环境变得更为良好。举个极端的例子,如果有一个用户单位的职工突然发生意外伤亡事故,但是用户所在的单位没有钱赔怎么办?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存在的。但是如果有了工伤保险,那么就可以先从保险里面予以积极的赔付,能有效抚慰伤亡者及其家属。因此,《工伤保险条例》的社会意义非常重大。
《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已经说非常清楚:在用工的地点和时间范围内,发生的意外伤亡适用工伤保险。这样的范围不能附加太多的条件。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及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上班的含义是多样化的,劳动者不再像传统经济那样必须按时到单位工作才叫上班,工作人员越来越趋向于在家进行工作,这涉及到工作时间和地点的延伸。我们应该对《工伤保险条例》里面所说的用工时间、用工地点的合理范围进行扩大,这是对立法本意的人性化解释。
县人社局把老师吃饭时候出事认定为是在工作场所之外,认为是非工作时间和非工作地点,进而认定不是工伤。这其实是明显错误的。一旦单位职工接受单位的工作指令,在合理时间范围内,不论是在家里或是在上下班途中,如果是为了完成工作的话,都应该算在工作时间范围内,都应该适用《工伤保险条例》。
一个员工不吃饭要怎么工作?恐怕只有人工智能可以做到。因此,只要是为了工作所需,员工用餐和中间休息的时间都属于工作时间。县人社局对相关工伤保险条例的理解过于僵化。法律所描述的内容有时只说了某一个方面,这就需要适用前后文的环境并结合社会的发展和所应用的具体环境来做一个考量,不能停留在表面上的望文生义或者单纯的教条主义,更何况条文所适用的社会经济背景都在发生变化。
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同类型案件过程当中,通过相关判例和司法解释,已经对《工伤保险条例》作出了完善,但是社保局对此却视而不见。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在《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把上下班途中的时间,列入工作的范围和时间。也就说,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已经在法律范围内结合合理的人文关怀,对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范围进行了解释。另外一个需要说的是,人民法院是具有权威性的,它代表着法律的权威。人民法院已经在本案当中几次做出了要求,责令社保局重新作出认定,但是社保局仍然拒绝执行并继续上诉,这是非常极端的事情。
 
目前这位老师的家人还有两个月可以申请行政复议,另外六个月内可以重新起诉。如果说再起诉的话,您个人认为这个结果会改变吗?
 
我们也希望全社会各个行业都能积极关注本案,同时我们也呼吁相关的专业人士,包括司法部门关注本案。如果能结合相关的证据和事实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那么本案认定为工伤是没有悬念的。如果个别行政机关仍然坚持这么做,那我们有必要建议人民法院给该行政单位的上一级行政单位提出司法建议书,要对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和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充分的尊重,不能原地不动。这是对法律资源的浪费,也是对法律权威的不尊重,这是绝对不行的。责令重新寻找证据其实暗含着司法机关已经做出预判,就是法院倾向于本案是认定为工伤,社保局要充分尊重司法裁判权。我们也希望社会能加大舆论监督,让行政机关认识到该问题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以及对受害人家属的伤害,以及对公众感情的影响。所以从本案来看,司法机关和行政机关应该把追求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进行高度的统一,作出认定工伤的结论,对受害人家属是一个安抚,给社会是一个交代。这样的事件不仅需要法度,更需要温度。
 
网红名字被抢注
想赎回?拿35万转让费
 
我们来关注下面这个事件。网红敬汉卿这几天因为自己的名字被抢注商标一事弄得焦头烂额。他介绍说,近日他收到了一家电子产品销售部的邮件,对方说自己是敬汉卿注册商标持有人,并且表示敬汉卿目前运营的多个平台公众号已经侵犯到他们的商注册商标专用权了,并要挟敬汉卿支付数十万作为商标转让费。有人评论把这个叫做“商标流氓”,这个恶意抢注商标行为的性质是什么呢?
 
这个案件反映的是姓名权和商标权的冲突问题。公民的姓名权是受《民法总则》保护的,每个人对自己的姓名享有使用和保护的权利。姓名权属于人身权的范围,它并不属于财产权。例如,我的名字不能随便转让给别人,来让别人去进行商业性使用。但是姓名也具有商业价值。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名人和艺人的名字被他人申请为注册商标的时候,面临着一个权利冲突。
但并不像艺人所说,名字被别人注册为商标了,自己就不能用了,这是错误理解。姓名权是受民法以及其他相关法律保护,这是天然权利,别人不得侵犯。别人如果把你的姓名申请为注册商标,在它的法律注册的范围内使用,这里的商标权和姓名权有着各自的范围,两者是相安无事的,这是第一个层面。但是如果注册商标让大家误以为跟这个艺人之间有关联,这就构成《反不当竞争法》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也有可能侵犯姓名权。这种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对他人的名字进行恶意注册和使用的行为是要受到法律规制的。
今年的3月,我国的《商标法》进行了修改,增加了特别条款。如果是恶意的注册商标,备而不用,或者说大量的申请商标是为了囤积,为了进行未来的商业牟利使用,但是并没有作生产经营的准备,这种行为是要由法律规制的。在这种情况下,商标局可以不予注册。举个例子,当国家商标局在系统里面发现有人以一个或多个非常有名的艺人的名字申请了大量的商标,可以不予注册。如果该组织注册这样的商标专用权,并且不是以使用为目的而注册的,根据新修改的《商标法》,国家商标局可能会宣告无效,社会其他组织也可以向国家商标部门进行申请宣告它无效。
今年的11月1日,新修改的《商标法》就要正式生效。对大量囤积商标,恶意注册他人,侵犯他人在先权利这种行为在未来要受到严格的制裁。在受理商标申请时,相关部门要把好这个关,经过系统检索,发现该组织囤积了大量商标的,商标局将有可能不予注册。当相关组织和个人发现自己的名字被别人进行恶意的注册和使用时,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提出宣告无效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