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2611156

唐一力博士受邀参加北京广播电台《警法在线》节目直播

2019年8月6日,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主任助理、涉外部部长唐一力博士受邀参加北京广播电台《警法在线》节目直播,与主持人丹青老师共同探讨“毕业季找工作误上贼船,大学生如何分辨犯罪公司”、“保健品续命反害命,男子去世以后家属起诉经销商”事件中的法律问题。
 
 
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主任助理、涉外部部长唐一力博士、中国政法大学实习生鲁溢与《警法在线》主持人丹青老师合影
 
毕业季找工作误上贼船
大学生如何分辨犯罪公司
 
近日,新华网发布消息,有不法公司藏身高档写字楼,每天轻轻松松月收入好几万,而实际上这是一些犯罪团伙,从事网络赌博、网络诈骗、传销、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活动。福州警方在今年破获的一起案件中就抓获上百名犯罪嫌疑人,其中不少是刚入职的大学生。另外,福建省厦门市的湖里区法院近日一审宣判一起开设赌场案件,有32名被告人获刑,其中就包括12名大学毕业生,这些大学生为赌博网站提供互联网接入、投放广告、技术支持、有偿删帖等服务,网站非法获利上千万元。涉案大学生不少都是通过求职网站的招聘信息,经过面试进入公司的,这类公司往往都薪水很高,诱惑很大。这些骗子公司如何披着合法的外衣来实施犯罪的呢?今天我们请了来自北京伟博律师事务所的唐一力博士为听众朋友们进行专业分析。你好,唐博士。
 
主持人好,听众朋友们中午好。这些犯罪团伙常常身披“合法外衣”,注册正规公司,拥有较为齐全的工商登记及税务登记手续,租住在高档写字楼办公。他们表面开展金融服务、文化传播、网络科技等业务,实际从事传销、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他们通常以开拓市场、网络推广等名义,让工作人员通过拨打电话、网络聊天、投放广告等方式,向客户推荐股票、贵金属投资、网络贷款等业务,实际从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钱财、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活动。
 
我们看到报道当中提到了,一些大学生们经过应聘,本以为是找到了一个很理想的工作,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成为了犯罪嫌疑人。
 
是的,这些犯罪团伙常常通过正规的渠道和程序招聘大学生,在外观上对刚刚毕业、涉世未深、对未来充满着憧憬和幻想的大学生而言,具有极大吸引力和迷惑性。同时,也因为这些大学生们本身法律意识比较淡薄,无法辨别公司性质,可能基于高薪的诱惑、侥幸心理,逐渐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十分令人惋惜。
 
是不是说作为公司普通职员,没有进入公司管理层,就没有责任、不会成为嫌疑人了?
 
希望大学生们不要抱持侥幸心理。在司法实践中,非法集资、传销等属于团伙型犯罪,一般被认定为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无论是主犯还是从犯,都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因此,大学生入职后,即使从事的是网络传播、电话营销、宣传推广等辅助性活动,也极有可能被认定为从犯。根据《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他们也要承担相应刑事责任。
 
刚才您也谈到这些公司确实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大学生们应该怎样擦亮眼睛识别这类公司违法犯罪的性质呢?
 
大学生综合思考、识别这类公司的性质。比如,我国有健全的金融管理机制,从事金融业务的公司需要具备相关资质,大学生们可从公司资质方面判断该公司从事的是合法经营还是违法犯罪活动。又如,可通过公司的营销手段进行识别,包括公司产品是否虚构、业务平台是否虚构、公司是否属于以高回报率吸收存款等,以判断该公司的运营是否存在问题。再如,可根据公司的薪酬待遇、晋升通道判断公司性质,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公司常常通过高薪酬、快速晋升通道吸引刚毕业大学生的加入。大学生如果发现异样,还可以通过咨询专业人士、网上查询等方式判断公司的业务性质。
 
除了大学生要提高警惕、擦亮眼睛之外,对于防止这种现象的出现,是不是相关部门也应有所作为?
 
是的。这不仅是大学生的个人就业问题,而且是需要大家关心、关注的社会问题。首先,写字楼业主、物业管理公司,在出租房屋、日常管理中要留意此类异常公司,加强审查,将异常情况及时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公安机关等反映。其次,市场监管部门应加强对市场环境的培育和监管,尤其加强对互联网企业和信息的监管。再次,高校应在专业设置、大学生就业指导、法律知识普及等方面应担负起更多责任。最后,司法机关要坚持惩治和教育并举。一方面加大对引诱、教唆大学生从事违法犯罪行为的惩处力度,另一方面,有针对性地加强大学生的法治素养培育和法律知识普及。
 
保健品续命反害命
男子去世以后家属起诉经销商
 
下面我们来关注这样一起案件,来自《成都商报》的报道, 2016年12月,患癌症的男子罗钢(化名)经人介绍认识了胡女士。胡女士说,江苏一家公司生产的保健品具有独特疗效,是癌症病人的福音。罗钢就信以为真,很快就发展成胡女士的下线,并且从名叫王玉(化名)的人手中拿货,他自己也服用了很多该公司的保健品。但不到四个月,罗钢就去世了,他的家属找到王玉要求赔偿,双方协商未果,家属起诉到法院,要求退还保健品的货款4万多元,并支付三倍赔偿13万多元,以及医疗费、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115万多元。对此王玉辩称罗钢患的是恶性淋巴瘤,这才是导致死亡的真实原因,而不是因为服用了保健品。公司的营销模式是直销,虽然罗钢在店里面拿过货,但两人之间并没有购销合同关系,自己没有出售给罗钢产品,所以自己不是本案的侵权人。
法院一审认为对于原告的诉讼请求,由于罗钢家人没有举出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王玉向罗钢销售了产品,另外也没有证据证明王玉向罗钢推荐了大剂量的服用量,以及因为王玉的原因导致罗钢存在延误治疗的情况,于是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罗钢家属提起上诉,最终经成都中院审理,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唐博士,为什么法院会驳回罗钢家人的诉讼请求呢?
 
这个涉及到民事诉讼法上举证责任的分担问题。我国《民事诉讼法》坚持“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即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搜集或者提供证据的义务,否则承担对自己不利的法律结果。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如果主张构成侵权的话,要从违法行为、损害事实、因果关系和主观过错四方面进行全面举证。罗钢家人的举证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证明王玉需要承担侵权责任,所以法院认定罗钢家人举证不能。
 
是否意味着如果罗钢家人有证据证明王玉确实向罗刚售卖了保健品、推荐了大剂量的服用量,也因为王玉的原因导致了罗钢延误治疗,则王玉便需要承担责任?
 
在本案中,法院之所以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是基于原告的举证不能。对于侵权事实的认定,较为关键的是因果关系的认定,即王玉的售卖行为与罗钢的死亡结果之间是否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是不是说王玉的作为和罗钢的死亡间要有直接因果关系才可以认定王玉侵权?
 
是的,违法行为与损害事实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才能认定构成侵权。目前,由于我们掌握的材料和案件细节有限,无法对王玉的销售行为与罗钢死亡结果间的因果关系进行判断和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