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2611156

疫情中商标抢注的反思

导语
 
据媒体报道,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去世当天,某企业以李文亮的姓名提交了商标注册申请,由此引发社会关注。昨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发布《商标局严厉打击与疫情相关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对大量申请“火神山”、“雷神山”商标的行为进行了否定性评价。
 
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商标团队秉持“创法律职业之伟绩,修专业素养之博渊”的宗旨,以专业、精湛、诚信之心对上述行业热点进行分析,以期与同行交流观点,为客户提供正确的商标战略方案。
 
 
疫情中商标抢注的反思
 
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商标团队
万程
 
2020年对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个不平凡的春节,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无数计划。这个特殊的春节没有拜年、没有家庭聚会,没有走亲访友,元宵晚会亦是“空无一人”。
 
2020年,全国人民正和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做斗争,进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不是只有医疗工作人员才是“战士”,社会各界都应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战争中,十天建成一座医院的“中国速度”让全世界见识到中国“基建狂魔”的奇迹,百万网友通过网络直播为国监工;同时,“火神山”、“雷神山”作为抗疫特殊时期的救治医院,被全国人民寄予了很强的情感,也被称为“生命方舟”。“疫情逆行者”李文亮医生因接诊感染新冠肺炎不幸去世,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正由于“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以及李文亮医生在疫情期间的高度关注,已有众多“火神山”、“雷神山”、“李文亮”商标提交了注册申请。下面对在疫情时期申请注册“火神山”、“雷神山”、“李文亮”商标的行为进行分析。
 
 
一、“火神山”、“雷神山”商标是否能够注册成功
 
 
01“火神山”、“雷神山”具有识别性,亦未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
 
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李伟民律师认为,通过相关信息显示,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的命名是根据中国传统五行文化演变而来,并非以地名进行命名,因此“火神山”、“雷神山”不属于地理名称,更加不是县级行政区划的名称。从商标本身来看“火神山”、“雷神山”并未违反《商标法》第九条“申请注册的商标,应当有显著特征,便于识别”以及第十条第二款“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的法律规定。同时,即便“火神山”、“雷神山”属于地理名称,也未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5年第10期公报案例利源公司诉金兰湾公司商标侵权纠纷再审案中,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亦认为,虽然地名属于公共领域的词汇,但是不能排除对县级以下地名的正当使用。因此,“法无禁止即可为”,《商标法》第十条未禁止将县级行政区划以下的地名作为商标注册,即不能排除公众对地名的正当、合理地使用。
 
 
02 “火神山”、“雷神山”是否具有《商标法》第十条第八项的“其他不良影响”
 
2020年2月27日晚,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中国商标网发布《商标局严厉打击与疫情相关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以下简称:《打击恶意申请》)。文中对于大量申请“火神山”、“雷神山”商标的行为进行了回应,指出“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是武汉抗击疫情前线医院名称,是疫情防控期间全社会舆论关注焦点,是全国人民团结一心,抗击疫情的重要标志之一。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以外的其他申请人将其作为商标注册易造成重大社会不良影响,因此,“火神山”“雷神山”商标注册申请依法应予驳回。”可见,商标局以《商标法》第十条第八项的“其他不良影响”对系列“火神山”、“雷神山”商标的注册申请进行“管控”。
 
在此疫情期间,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作为抗疫特殊时期的主要救治医院,早已被全国人民寄予了很强的情感。恶意注册“火神山”、“雷神山”商标的行为理应受到社会各界的批评与鄙夷。但是,商标局以《商标法》第十条第八项的“其他不良影响”管控系列“火神山”、“雷神山”商标的注册申请,是否合适,是否符合《商标法》第十条第八项的本意,可以进一步进行讨论。
 
 
03 关于《商标法》第十条第八项的相关规定与理解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商标标志或者其构成要素可能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其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其他不良影响”。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审理指南》,对“其他不良影响”的判断因素条款规定为“公众日常生活经验,或者辞典、工具书等官方文献,或者宗教等领域人士的通常认知,能够确定诉争商标标志或者其构成要素可能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的,可以认定具有《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其他不良影响’”。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法》第十条第八项的相关规定,可以明显发现,“不良影响”指的是“商标标志或者其构成要素可能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而并非商标申请行为具有不良影响。
 
在系列“火神山”、“雷神山”商标申请行为中,“火神山”、“雷神山”作为商标本身并非会损害公共利益,更加不会存在消极、负面影响,相反“火神山”、“雷神山”作为疫情战争中的“生命方舟”,更是具有积极正面的意义。因此,商标局以《商标法》第十条第八项的“其他不良影响”驳回了系列“火神山”、“雷神山”商标的注册申请,恐怕不符合“其他不良影响”的规定。
 
 
04 申请“火神山”、“雷神山”的行为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对于系列“火神山”、“雷神山”商标申请行为,李伟民律师认为,虽然系列“火神山”、“雷神山”商标本身未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不符合“直接驳回”的标准。但是该系列申请行为明显不具有正当性,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商标局如以“诚实信用”原则对系列“火神山”、“雷神山”商标不予核准注册,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也应保留申请者“复审和行政诉讼的权利”。
 
《商标法》第七条规定“申请注册和使用商标,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在《商标法》第七条规定“诚实信用”原则的同时,《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第三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不得有下列行为:(六)其他违反诚实信用原则,违背公序良俗,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商标法》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与《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第三条的规定不同于前文所述的《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其他不良影响”,该规定调整的对象主要是申请注册商标行为。从普通公众的日常生活经验和通常认知角度出发,相关主体在抗疫时期申请注册“火神山”“雷神山”商标的行为,本身即不具有正当性,有悖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有害于民族情感,亦应受到社会舆论广泛谴责。因此,申请“火神山”、“雷神山”的行为不存在正当性,亦违反诚实信用原则。
 
 
二、“李文亮”商标是否能够注册成功
 
在写这篇文章前,这应该是个疑问句,在文章过半时,我已得知晓答案。2月7日,长沙市福茶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姜某某通过网上申报途径,提交了名为“李文亮”、“文亮”等共4件商标注册申请。2020年2月27日,长沙市知识产权局、天心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知识产权局)发现该行为后,要求长沙市福茶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姜某某撤回商标注册申请,并向社会公开致歉。姜某某表示,深刻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已主动撤回相关商标申请,并出具致歉书。虽然,长沙市福茶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无法成功申请“李文亮”、“文亮”。但是,本次商标申请注册行为所暴露的问题,可以从法律的角度进行分析,更好的应对商标抢注行为。
 
李伟民律师认为,“李文亮”商标与申请人之间没有任何关系,长沙市福茶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申请“李文亮”、“文亮”商标的行为会伤害公众的感情,不具有正当性,易损害公序良俗,不应获准注册。
 
商标局在中国商标网发布的《打击恶意申请》中对此认为:“李文亮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因接诊感染新冠肺炎不幸去世。将其姓名作为商标使用或者注册,易造成重大社会不良影响,因此,“李文亮”商标注册申请依法应予驳回。”商标局对于“李文亮”商标,同样认为易造成重大社会不良影响。根据前述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调整的是商标本身是否具有“不良影响”。在本案中,无法说明说明“李文亮”本身损害了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易造成重大社会不良影响。因此,“李文亮”、“文亮”商标本身未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但是,与系列“火神山”、“雷神山”商标的申请行为相同,申请“李文亮”、“文亮”商标的行为不具有正当性,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不应获准注册。
 
虽然“李文亮”、“文亮”商标与“火神山”、“雷神山”商标都不应获准注册,但“李文亮”、“文亮”商标作为“人名”商标,与“火神山”、“雷神山”商标相比,存在一些不同之处。
 
目前,知识产权利益愈发受到重视,商标作为一种商业标志,背后凝结着商标持有人对其品牌商誉的精心维护,更加是受到高度关注。但是,由于名人由于其本身的高知名度,抢注“人名”商标的行为并不少见。本次长沙市福茶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疫情期间十分恶劣的恶意申请商标行为,属于抢注“人名”商标的范围。
 
虽然,李文亮医生已经去世,长沙市福茶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申请“李文亮”、“文亮”商标未侵犯李文亮医生的姓名权。但是,自然人、尤其是名人主体的死亡并不意味着其姓名(权)中的利益也自然全部消失,已故名人姓名(权)中的利益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
 
就本案而言,李文亮医生已经去世,虽然其姓名权的权利主体即已消亡,但是由于李文亮医生在抗疫战争做出的重要贡献,名字本身已具有了强烈的象征意义。因此,长沙市福茶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申请“李文亮”、“文亮”商标的不具有正当性,有悖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损害公序良俗,亦应被谴责。
 
与本案比较接近的是“MICHAEL JACKSON”商标案,福建风尚时装有限公司曾以摇滚歌星迈克尔·杰克逊的名字注册商标“MICHAEL JACKSON”,胜利国际公司作为经迈克尔·杰克逊财产管理人和遗嘱执行人授权的主体,作为利害关系人申请宣告诉争商标无效,福建风尚时装有限公司在一审败诉后,提起二审。
 
二审法院认为,“诉争商标由英文“MICHAEL JACKSON”构成,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易将其与已故摇滚歌手“MICHAEL JACKSON”(即“迈克尔·杰克逊”)相联系,因摇滚音乐的相关消费者与第25类服装等商品的相关公众均为社会普通公众,二者存在密切联系,并且结合在案证据,“MICHAEL JACKSON”的影响力与知名度足以覆盖至第25类服装等商品上,故若在该类商品上申请注册与已故歌手“MICHAEL JACKSON”英文字母组成完全相同的商标,容易使相关公众认为诉争商标所标示的商品来源于“MICHAEL JACKSON”本人或其相关权利人,或与“MICHAEL JACKSON”存在某种特定关联,从而误导消费者,对中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的影响,造成不良影响。”
 
可见,已故名人虽然不存在姓名权,但是由于较高的知名度,存在一定利益,在“MICHAEL JACKSON”商标案中,虽然福建风尚时装有限公司的申请行为未侵犯姓名权,但是由于“MICHAEL JACKSON”的知名度,会导致消费者的混淆误认,损害消费者及权益人的相关利益。
 
结语
 
越是特殊时期,越应众志成城,合力抗疫。对于为一己之利恶意注册社会公众具有强烈情感地名、人名的行为,应予以严厉打击,维护公共秩序。